首页 原来是美女啊 下章
第38章原来是清醒啊
 十天后。

 “咳咳咳咳…”已经从第六次水刑中死里逃生出来的史塔克躺在山里那张破旧脏的架子上,不断地仰面咳嗽着。

 坐在一旁的医生伊森不由叹了口气,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你这样坚持下去有什么意义?”

 “咳咳咳…”史塔克一边痛苦的呼吸着,一边倔强的说,“反正他们也会杀了我,我才不会帮这群恐怖分子制造杰利科导弹,让他们…咳咳,让他们自己山寨去吧,你去告诉他们,乐观估计的话,最多十年,他们就能仿造出个差不多的样品了。”

 伊森再度叹气,指了指他口处绕着的白色纱布,说:“他们现在根本不用杀你,你自己都快要死了,难道你不知道?那枚导弹的碎片进入了你的血里,要不是我用电磁铁把你身体里的铁片全都暂时吸引过来,你在被他们送到这里来的第三天就必死无疑了。但是你也知道,这样子根本支撑不了多久,难道你要一直抱着一个废旧的汽车蓄电池生活吗?你总得找机会逃出去吧?”

 史塔克闭着眼睛笑了笑:“我以为你跟他们是一伙的,没想到你竟然会劝我逃出去。”

 “如果我跟他们是一伙人,就不会在这里跟你费那么多口舌了,相信我,这里除了水刑,还有其他很多更残酷的刑罚,到时候只怕你后悔都来不及。”

 史塔克只是闭着眼睛笑,如此生不如死的活法顿时让他整个人都阴暗下来,就算逃出去又有什么用?现在他的心脏上连着一个圆形磁铁,这个磁铁还外接着一个巨大的蓄电池,他,叱咤风云的托尼·史塔克,以后难道就要抱着这么一个东西活一辈子?还不如就让这群劫持自己的恐怖分子杀了算了。

 见到他这副自暴自弃的样子,伊森似乎很是生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来回踱步:“好吧,就算你不顾及自己,你也总应该要顾忌自己的家人吧?难道你心底就没有重要的人吗?难道你觉得你这么死了,对于那些人来说就一点影响都没有吗?”

 几秒钟之后,躺在上的史塔克渐渐睁开了眼睛,那双原本暗沉的眸子一点一点重新聚集起了丝丝光亮,他张开干裂的嘴,说:“我确实没有家人。”

 伊森的踱步不由停了下来,扭过头看向史塔克,正不知道要说什么,却见对方出了一丝笑意:“咳咳…不过在我被绑架到这里之前,有个很好的姑娘曾经问我,会不会娶她。”

 他眼底一片清明,终于在这一刻找到了答案。

 说完这句话,史塔克忽然撑着手臂从上坐了起来,对伊森说:“麻烦你去把上次审问我的那个头目叫来。”

 伊森见状大喜,立刻跑到门口去和门卫交流了,坐在边的史塔克说完那些话不由又咳嗽了几声,口中全是腥甜和铁锈间杂的味道,身体也十分的困乏,可是他终于重新充满了活下去的意志。

 伊森说得对,他死了,也许不过就是史塔克企业的股票连续下挫十几天,报纸上用大标题打出“花心富豪葬身阿富汗”的噱头,对于他生平的贡献和成就,没有人会真正的在意。

 可艾琳呢?想她平常就那么脆弱那么爱哭,如果知道自己死了,还不知道她会难过成什么样子。一想到她泪满面的立在自己的墓碑前面颤抖的情景,史塔克就觉得心口疼得厉害。

 罢了罢了,死确实没什么难的,可是现在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人离不开他,他不能就这么轻易放弃。

 和门卫交流完毕的伊森走了回来,看着史塔克那张重新充满斗志的脸,不由问:“你刚刚说的那个姑娘…最后你给她答复了吗?”

 “啧…没来得及。”史塔克习惯性的想从口袋里去拿手机,却想起手机早就被恐怖分子没收了,不由在心底暗笑,被抓来这里之前,他还专门给艾琳发了个短信吓唬她说自己被绑架了,现在看来自己还真是个乌鸦嘴。

 想到这里,他不由淡淡笑着说:“如果这次能活着出去,我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娶她回家。”

 ·

 一个月后。

 “韩小姐,我们要给你拆纱布了,您的眼睛很久没有接触过光线,所以一开始可能会有些不适应,不过请不要担心,我们已经把屋内的光线调到最暗了,如果一会儿纱布拆下来您觉得不舒服,一定要立刻告诉我。”护士小姐轻柔的声音在艾琳的耳边响起。

 “…好的。”尽管已经恢复了大半,但艾琳的嗓音依旧有些沙哑。

 随着纱布一层一层从她面上拆卸下来,虽然闭着眼睛,但艾琳还是明显感觉到了来自外界的明亮光线,护士小姐温柔的让她慢一点睁开眼睛,可是艾琳仍旧忍不住快速睁开了自己已经不见天十多天的眼眸。

 果不其然,一种刺痛的感觉很快传来,她不由用手捂住了脸,身边传来一把略显急促的男声:“要不多等两天再拆纱布。”

 “…没事的克林特,我就想看看自己的视力还剩下多少。”艾琳却很坚持,了一口气,放下了遮在脸上的手,再度睁开了眼睛。

 这一回刺痛感比上次轻了不少,但艾琳仍旧有些不受控制的想要流泪,护士立刻拿来棉签帮她沾去了眼角的泪水,她眨了眨眼,终于能渐渐看清眼前的景象。

 白色的墙壁,蓝色的桌子,穿着白色护士服的护士,还有一身黑夹克的克林特…

 她能分辨出周围是什么,可是却不能看个通透,所有物件似乎都像是蒙上了一层薄雾一样,模模糊糊的让她很想要眼睛。

 艾琳不由想起许久之前,当她妈妈还活着的时候,每次她给自己破掉的袜子的时候都会吃力的眯着眼睛,那时候的艾琳还小,不解的问:“妈妈,你为什么要眯着眼睛啊?”

 “傻姑娘,因为妈妈近视了,眼睛看不清楚啊。”当时妈妈摸着自己的头,很温柔的说着。

 现在她终于能明白妈妈的痛苦了。原来近视了就是这样的感觉吗?她不由微微叹了口气,从小到大,看着妈妈一路带着自己辛苦的生活,她曾经暗暗给自己立下誓言,以后她绝对会努力让妈妈过上好日子。可是,后来呢?时光流逝,母亲的过往却在自己的身上再一次重现,她选择了和自己母亲一模一样的道路,为了一个男人付出所有,到最后得到的却只有一张支票。

 一张没有感情,没有承诺,没有幸福的支票。

 “怎么样,能看清多少?”克林特拿着一张视力表站在一米外问道。

 艾琳盯着最上排那个模糊的字母,摇了摇头:“只能看见那个最大的字母。”

 “不然还是去做移植手术吧,现在这项手术成功率很高。”克林特走回来问道。

 可是艾琳却摇了摇头:“没关系,不是还可以带隐形眼镜吗?就不用费力气做手术了,反正就算做了手术,我的视力也没办法恢复到最初的状态啊…”

 反正,她已经没办法再去从事自己最喜欢的击工作了,成为一名女狙击手的梦想,现在是彻底没有了实现的可能

 “…”克林特知道她说的是事实,因此只能缄默不语,过了半晌,艾琳又开口问:“新闻上怎么说,他们…找到他了吗?”

 她指的自然是一个多月之前,在阿富汗被恐怖分子绑架的史塔克。自这件事之后,各大新闻电视台就连续播报着关于这个亿万富豪的各类消息,有些传言说他早在当时就被恐怖分子的导弹炸成了碎片,还有其他人则说他其实是伪装成被绑架的样子,实际则是投入了敌方的阵营,史塔克企业的高级机密和专利技术只怕全都要保不住了。

 但死里逃生的罗德中校却带给了艾琳一个准确消息:史塔克没有死,他人目前确实还在阿富汗,但倘若他们再不快点把他找出来,恐怕他也就活不了多久了。

 “我以为你不在乎了。”克林特淡淡的说着,前一阵子艾琳病痛难耐,难受的厉害,心理防线大降,因此把心底所有的痛苦全都告诉了他,他自然也知道了史塔克留下一张支票就拍拍股走人的事。

 艾琳微微垂下了头:“…我是不在乎了,但我也不希望他死。”

 现在史丹仍旧是克林特的老板,虽然这段时克林特将她照顾的无微不至,但她仍旧不敢冒险将史丹密谋筹划杀害自己的事情说出去,克林特问起,她只说没看清究竟是谁对她下的手。

 只怕这一次史塔克在阿富汗遇袭,也是史丹暗中搞鬼,现在看来他的目的已经很明确,在一家企业辛辛苦苦工作了几十年,却一直受制于人,史丹恐怕是想要尝一尝自己做老板的感觉了,因此才会想要除掉史塔克。

 艾琳不由很是纠结,她虽然已经做好了和史丹一刀两断,再不相往来的决心,可是倘若史塔克从阿富汗回来了,她要不要把史丹的阴谋告诉他呢?

 就在这时,刚刚走出门的护士又快步折了回来:“天啊!韩小姐,我刚刚听外面的人说…说…”她不敢亲口透出这个消息,因此只好打开了病房里的电视,将声音调到了最大。

 只听电视里的女主持人用悲惋的语气说:“很遗憾,本台刚刚收到的消息称,著名企业家托尼·史塔克已确认在阿富汗中弹身亡。”

 艾琳愣愣的听完了这条消息,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克林特看着她的模样,轻声说:“我先不打扰了。”说罢,就打开门和护士一起走了出去。

 留下艾琳一个人坐在边,一点一点的将手下的单拧成一团。

 过了许久,她忽然难受的噎了一声,然后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口…他死了吗?就这么死了吗?她连一句再见都没有来得及告诉他…

 病房的门忽然再度被人打开,艾琳仍旧难过的低着头,只觉得腹部传来一阵恶心呕的感觉,赶忙捂住了嘴,进来的男人立刻扶着她让她躺回了病上:“韩小姐,您的身体现在还未复原,所以请控制情绪,不要过于激动。”

 这个声音艾琳认得,是一直给她诊治的医生。她捂着眼睛,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医生,您…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我昨天给您做的定期检测结果出来了,恭喜,您怀孕了。”

 作者有话要说:史塔克死了,艾琳带着孩子离开了,这样子就全文完结怎么样?~~~~【被打死

 我是亲妈!我真的是亲妈!!  M.xiMEngXS.cOM
上章 原来是美女啊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