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十九楼的爱 下章
第一章
 我,叫秦岳,今年27岁,是一家技术公司的工程师,公司主要是为金融企业设计应用软件。

 身高一米七四,身材适中,不胖不瘦,戴一副银边树脂的高度近视眼镜,脸儿长得很,到公司三年多了,平时和金融、保险、证券行业的人员打交道。

 常常对人家大哥大姐地叫,了以后才知道比我还小着几岁,日子久了,见了生人我都不大敢叫些什么,生怕又闹出笑话来。

 去年五月,公司和另一家计算机公司合作,为一家保险公司开发新的应用软件。为了赶时间,双方共十多名程序员被送到这家保险公司开设的一家宾馆,包了整栋十九楼,机器架设得像蛛网似的。

 这层楼是丁字形的,顶楼走廊左侧是我们编程组,右侧是保险公司人员的测试组,中间延伸出去的走廊是几间仓库。

 吃饭直接到二楼餐厅,我们这些人都很懒,平时的消遣就是听听音乐,看看影碟,更多的是上网、聊天,无论男人女人,都不喜欢上街。

 我的机器架在1909号房,我报到的时候一个穿白色体恤衫、淡蓝色牛仔,梳着马尾的女孩正坐在另一台电脑前轻快地敲打着键盘,她戴着副眼镜,耳朵上戴着耳机,轻轻地哼着歌。

 会务组的人把我介绍给她,她恬然地笑着,摘下耳机和眼镜,转过头来,她的皮肤白晳,眼睛由于摘下眼镜,微微有点眯起来,嘴很薄,嘴有点宽,整个人看起来清清秀秀的。

 我只是客气地向她点头微笑,她也回以淡淡的微笑,假假的,以致于我们两个人都忍俊不,真的笑起来。

 通过会务组人员的介绍,我知道她叫许盈,是另一家电脑公司的职员,今年28岁。(我惊叹于她的年轻,看起来像是23、4岁的样子,其实她同样惊讶于我的样子不够成。)

 她说话时声音柔柔的,糯糯的,非常好听,不像是本地人,如果本地女孩用这种娇娇柔柔的嗓音说话,一定让人感觉太做作,可她只是用家乡音说普通话,听起来就很好听了,后来我才知道她是云南丽江人。

 从那天起,我们两个人在一间屋子里工作,负责软件的前期开发工作,有了设计雏形再交给下一组人,所以测试组的人整天往另一组跑,要求改这改那,而我们只要按照设计需求开发编程就行了,每天很少人来打扰我们。

 两个人渐渐了,我才知道她23岁时就结了婚,可是两年后就因为常年在外面跑,丈夫有了外遇,两人平静地分了手。

 我们平常也一起聊聊天,更多的时间,是我上网泡mm,而她听音乐。她的衣服好像总是不换似的,天天都是那件盖住大腿的肥大t恤衫,淡蓝牛仔

 一天上午,她出去了,我觉得脑子有点累,就存了开发的源程序,登录上了网络。这两天总和她在一起,一直不敢上常去的网站。我熟练地敲入网址,登录了一个情网站,哗,几天不来,更新了好多内容。

 我多开了几个窗口,等着笨猫打开美女图片,然后从第一个窗口打开一部黄小说,点了一枝烟,津津有味地看起来。过了会,有点意,我就去上洗手间,每间屋里都配了洗手间,大家了,我也不在意,就用她屋子里的。

 等我出来,不由心里一惊,脸腾地红了,她正弯着,站在我桌子边上,弯着,点击着鼠标,色彩丽的一幅美女口图正展示在屏幕上。我站在那儿,不知是过去好,还是藏起来。

 她发现我回来了,嗖地一下站起来,清秀的脸上也有点红,不太自然地挽了拘鬓角的头发,嗓音柔柔地说:“好呀,看这种东西,真搞不懂你们男人,有什么好看的?”说着鼻子轻轻皱了皱,俏皮极了。

 我尴尬地向她笑笑,说:“呃…只是闲着无聊,随便看看,嘿嘿,嘿嘿。”她咬着,黑白分明的眼仁斜睨了我一眼,那神态,就像小鸟睇人,动人极了,我心中不由一

 她已经转身哈下去,用鼠标点开了第一个窗口,用挪揄的口吻念着我在网上的注册名:“萧十一狼,中级会员,积分55,嗯,回复的是…啊,感情细腻,描写入微,如果场景更新颖些…”

 我红着脸,又不好抢着去关掉,困窘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这才发现她今天穿的是白色t恤,扎在牛仔里的,肢好细,两道优美的曲线向下方延伸,宛宛然一具美,把淡蓝色牛仔绷得紧紧的。

 通常干这行的女人由于整天坐着,体态都不太好,股不是太胖,就是太瘦,像这样丰腴、圆润的优美部很少见。

 她一面念,一面回头向我笑,忽然发现我的眼神不对,看了一眼自已,发现自己正股,以一种不太雅观的姿势在一个男人面前哈着,忙站了起来,羞笑着嗔道:“混小子,看什么呢?”

 我一惊,清醒了过来,看到她虽然羞红着脸,倒没有恼怒的样子,就讪笑着说:“许姐,没…没看…”说着自已也觉得刚才表现得太明显了,无法掩饰,讪讪地住了口。

 许盈白了我一眼,回到自已座位坐下,神情恢复了正常,对我说:“好好干活吧,兄弟,男人没个正经的。”

 我无言以对,忙挂断了网络,眼角的余光往她那边扫了一眼,看到她一双大腿也很优美,奇怪,以前怎么没有发现。

 好一会儿,我才平静下来,中午睡了午觉,下午还是懒懒的,玩了会儿极品飞车,百无聊赖,就上网下了一部李凉的武侠小说《矛盾天师》看起来,由于身旁坐着位小姐,我当然不敢再自讨没趣看别的。

 不过她平常不带眼镜,我如果看的是情文章,她也不知我在看什么。许盈探头过来,向我的电脑瞄了瞄,我谑笑着说:“看啥看啥,健康得很,你要想看,我告诉你网址,自已上吧。”

 许盈柳眉一挑,悻悻地说:“去,没点正经,我要想看,还用你说?我自已不会找吗?我看的时候…~”

 她发觉说漏了嘴,脸上一红,不吱声了。我好奇地问:“许姐,你也看呀?你常上哪个网站?”

 我在网上聊天,也有几个无话不谈的腻友,反正有网络这张遮羞布挡着自己的面孔,谁也不认识谁,所以什么都敢说,有个四川女孩就向我要情小说,传了几部给她,后来干脆告诉她几个网址,在qq上也交流过看后的反应。

 许盈装作没听到,看看我用readbook阅读的那篇小说,又皱了皱鼻子,岔开话题说:“李凉?他的小说写得都是小孩子,我比较喜欢金庸、古龙的作品,古龙的作品意境和文字都很美,金庸的作品更适合大众口味。”

 我接过话茬说:“古龙的作品我也每部都喜欢,金庸的小说‘飞雪连天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有七上八下之说,至少有一半并不怎么样。”

 许盈说:“谁也不能字字珠玑吧?《雕英雄传》一部精品足以使他成为大家了。”我笑着说:“喔,那部残疾人文学?”她好奇地问:“什么?什么意思?”

 我向她解释说:“那部书中的人物性格都有严重缺陷,是感情上的残疾人,比如郭靖未出生已父丧、杨康是再婚家庭的孩子、黄蓉缺乏母爱、黄药师中年丧偶、穆念慈全家得瘟疫,自己是孤儿,中神通王重是一个失恋的大侠,西毒和嫂子偷情,还有个私生子,南帝是红杏出墙的牺牲品,北丐是贪吃的大英雄,周伯通是弱智,梅超风是死了丈夫的寂寞高手,柯镇恶…”

 我还没有说完,许盈已经格格地笑个没完,笑得红云上脸,对我说:“就缺德吧你,亏你想得出。”

 我定定地望着她,几绺秀发垂在额头,清秀的脸庞,小巧的鼻子,微微上翘的角…我情不自地叹道:“许姐,你真美。”

 她秀眉一蹙,嗔怪地望着我,张了张嘴,看见我一脸真诚,感觉出我是真心地在赞美她,所以脸上闪现出一抹羞,嘴抿了抿没有说话。我鼓起勇气,又说:“你的嘴也很美。”

 她装做生气的样子,鼓起腮帮子气鼓鼓地说:“得寸进尺了是不?”说着忍俊不,格儿一声笑出来。我涎着脸皮继续拍马,说:“啧啧啧,一笑如黄鹂鸣柳,真是好听。”

 她红着脸,睨了我一眼,没有吱声,我看得出她心里很高兴,就坡上驴,又说:“呵,只是不出声的微笑,就已一笑倾城,再笑倾国了。”

 她板着脸忍笑,故意问我:“我不笑,你怎么说?”我摇头晃脑地说:“唉,这样的美人,千万别笑,不笑都让人神魂颠倒了,一笑还得了。”  M.xiMeNgXS.cOM
上章 十九楼的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