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十九楼的爱 下章
第三章
 我住上一倒,搂着许盈的躺在她身后,心满意足的贴在了她柔若无骨的身体上,让她的股顶着我的小腹,手放在她的房上,她的房此时汗腻腻的,心跳的很厉害。

 过了会儿,许盈拍开我的手,娇嗔地回头白了我一眼,到洗手间去洗浴,我懒洋洋地翻身躺在上,又是舒服,又是疲乏。

 过了半个小时,她披着件浴袍从洗手间出来,头发漉漉地披在肩上,部以上,光滑的香肩在外面,束紧的浴袍下,房的位置微微鼓起,由襟口下望,半隐半现的圆润酥划出一道人的沟线,下边出一双白纤秀的小腿,腿型很美。

 此时她的打扮已不再是那种小女生的样子,有种成的、风韵十足的‮妇少‬味道。她看到我仰躺在上,动也不动,下的软软的,垂头丧气,忍俊不“扑哧”

 一声笑了,妩媚地横了我一眼,说:“小坏蛋,还懒在这儿干吗?欺负完我了,你还不足?快滚蛋吧。”我故意用有气无力的声音说:“唉哟,盈姐太厉害了,我已经尽人亡了,再也动不了了。”

 许盈脸蛋红馥馥的,娇嗔地皱了皱鼻子,挪揄我说:“哟,就这点能耐还欺负女人哪?”我讨好地说:“谁叫我的许盈那么可爱,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爱上你了,在你身上,我怎么舍得留下一丝力气?”

 许盈还是有点害羞,不太习惯我的调笑,偏转头去说:“好了,好了,大少爷,快回你的房间吧,别被人发现了。”我向她撒娇说:“不要,今晚我要抱着你睡。”

 许盈吃了一惊,说:“什么?那怎么行,明天被人发现你在我这,我还怎么见人哪?”她双手合什,打恭作揖地哀求我说:“好秦岳,好弟弟,快回去睡觉吧,好不好?明天还要工作呢。”

 我眼珠一转,说:“嗯,这样啊,那你得再和我做一次。”许盈的眼睛瞪得圆圆的,惊奇地说:“啊?什么?不会吧,老弟,你…才刚刚做过耶…”她回头看看墙上的钟表,说:“都十点半了,求你快走吧。要不…我下回…”

 我坚持说:“不要,我想你想了那么久,总算您观世音菩萨今天善心大发,我现在走了,一晚上想着你睡不着觉,不是被你害惨了?”

 许盈听了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咬着嘴瞄了瞄我的下体,嘴角带着一丝嘲笑,说:“大哥,不是吧你,你那里…那么软,怎么做呀?”我狡黠地对她眨眨眼,说:“那就要看我亲爱的许盈姑娘,有什么办法让它站起来喽。”

 显然,她明白了我的意思,脸一下子又红了,鼓着腮帮子说:“不要,少臭美呀你,我才不要碰它。”我逗她说:“那你碰没碰过呢?很好吃的呀。”她啐了我一口,说:“好吃个。”

 见我赖着不动,无奈地叹了口气,说:“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上辈子欠你的。”见我还躺着不动,在我腿上拍了一下说:“还不去洗洗?可恶的小坏蛋!”

 我听了大喜,喜孜孜地跳下,软软的在下体间一阵晃,惹得许盈又是红霞上脸,咕哝着说:“恶心巴拉的。”我嘻嘻一笑,在她丰盈的部“啪”

 地拍了一下,引得她娇呼一声,这才跑到洗手间去。等我洗干净了回到房间,看到她盘膝坐在上,手托着香腮,若有所思地望着我。我嘿嘿一笑,说:“盈姐,我可是洗得非常干净哟,打了两遍香皂。”

 “真…的吗?”许盈灵透可爱的秋波漾出狡黠的亮彩。我说:“是呀,是呀,真的打了两遍香皂啊。”

 黏可人的甜笑跃上她脸蛋,她悄悄爬向我,那猫一般可爱的动作让我一阵痴,她的动作使口暴出大半片雪肌。

 “不用…这么兴奋吧?”我正觉得不对,她已经扑过来,一把抓住我的手臂,在我手臂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当然,她还是很有分寸的,我只是痛了一下,胳膊上留下两排整齐的牙印。

 许盈恨恨地瞪了我一眼,说:“用我的香皂洗你那个东西,我明天怎么洗脸啊?”我哭笑不得地说:“老姐,没关系吧,你一会还不是要含在嘴里?明天洗洗香皂不就行了?”

 她脸红了一下,板着面孔对我说:“不管,不管,明天把你的香皂给我拿来用。”我举手投降,说:“ok,ok,天大地大,我的盈姐最大,谨遵吩咐,好了吧?”

 许盈得意地一笑,捏了我淋淋的一把,又忽然狐疑地问我:“真的洗干净了?”我挫败地说:“i服了you,真的了啦。”

 许盈莞尔一笑,神情妩媚之极,柳枝般的柔臂随即盘上了我的脖子,浴袍随着口上下起伏着,随着我的爱抚和亲吻,她的肌肤迅速升高温度,犹如被灼炽的发热体薰暖了凝脂。

 我的,自然而然移向最富有吸引力的磁场,那对可受的房。许盈的呼吸蓦然紧了,几不过气来。她的身体刚刚经历爱,所以很快地再度感起来。

 许盈呼出一口颤巍巍的息“别…还初吻哪,‮情调‬本事高竿的嘛。”她带着些醋意说。我笑嘻嘻地说:“本来就是…我和你的初吻嘛。”她抓住我在她白色的前‮弄抚‬的手,气吁吁地说:“你到底有过几个女人?”

 我的神情黯淡下来,伤感地说:“我有过一个女朋友,是招商银行的,可是后来跟一个什么处长的儿子好上了,从那以后我再没碰过女人,直到遇到你…”许盈看出我情绪有些低落,柔情万千地抱住我,安慰我说:“对不起,我不该问你…”我恢复了笑意,挑逗她说:“没关系,如果不是如此,我怎么会遇到你这个小娃呢?”

 她嘟起薄薄的嘴,娇嗔地问:“你说什么,谁是小娃来着?真难听?”我陪笑亲着她,轻轻搔她的,说:“你不是小娃,是我这个大狼,强迫你的,对不对?”

 许盈边带着一丝笑意,说:“这还差不多,你就是大狼,大狼,萧十一狼,唔…”她的被我的堵上了,我住微微上翘的嘴,一种旎的气氛弥漫在我们之间。

 许盈主动回吻着我,润滑腻的舌头带着一缕牙膏的香气住了我的舌,动作很熟练。

 当两条舌头忘情的互相探索的时候,我的手从她浴袍底下伸了进去,抚摸着许盈温润光滑的部,她的部是那么美好,光滑如玉,细如脂,但仍可感觉到的结实和柔软。

 她的一只手这时已抓住了我两腿中间起的,用手轻轻‮弄套‬着,时轻时重,纤白的手指随着‮弄套‬沾上了我出的。我息着搂住她的,说:“不行了,快帮我。”

 她不依地扭动着纤,吃吃地笑:“你这不是已经硬了吗?还它干嘛?”

 我拉着她成69式躺下,,执意将茎送进了她的小嘴,她搂住我的股,在我股上拍了一巴掌,这才含住我的起来。

 我试着想亲她的小,可是她嘤咛着不肯,直往后缩她的股,而且要她那里我必须弓着,低着脖子,也很吃力,我只好放弃,用手指轻轻她的小弄她的蒂。

 另一只手揽在她下面,爱不释手地在她的部上反复地摸索,恣意感受那份滑的感觉。她的浴袍被我分开,半掩着身子,大腿只是半着,更增惑力。

 许盈的小嘴紧紧住我的茎,头部一动一动地‮弄套‬着,不时用舌尖我的马眼,那时酥麻的感觉最为强烈,其实由于我经常手,所以小嘴的紧密度并不能带来很大的快,还不如她用小手‮弄套‬时快强烈。

 重要的是这么娇美可爱的女孩趴在我的间,用嘴我的茎,那种心理上的足感,使我不能自已,而且她还用指甲轻轻搔弄我的囊,那种酥的感受真使我浑身舒泰。

 快渐渐涌遍全身,使我渐渐有了望,这时我才猛醒到刚刚到她的身体内。我猛地坐起,吃惊地对她说:“糟了,刚刚我在你体内,会不会怀孕?”

 我一坐起,茎就从她的嘴里滑出来,她的舌尖上的唾上的唾混合,牵成一条长长的粘线,滴落在角上。

 她拭了拭嘴角,轻轻撇撇嘴“大哥,您才想到呀,刚才干什么去了?”

 我反身搂住她,轻轻弄着她的房,软语温存:“刚才哪忍得住?谁叫我的小盈盈那么美丽人呢?”  M.xIMeNgXS.coM
上章 十九楼的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