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十九楼的爱 下章
第五章
 我接过她给我买的东西,心中真的充满了感动,很少有女人这么关心我,我感激地又亲了她一下,望着丰盛的早餐,故意苦恼地叹了口气,一言不发。

 许盈果然上当,紧张地对我说:“怎么?不对你的口味?我…我以前看到你买过一次,还以为你爱吃,所以…”我沉重地摇了摇头,用悲伤的目光望着她,说:“盈姐,你听说过一句古话吗?”

 许盈讷讷地问:“什么…古话?”我慷慨昂地说:“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如今,我受了你这么大的一杯牛,要涌多少杯的嗯…,才能够还上啊?”

 她张着嘴,莫名其妙地重复了一遍,忽然明白了过来,脸红如火,抬起玉腿就要踢我,恼得羞骂:“你这个混蛋,早知道饿死你好了,还…还什么…”

 她吃吃地说不出来,我嘻地一笑,揽着她的细,让她的俏坐在我腿上,命令道:“盈姐,你喂我。”她挣扎着羞道:“别,快放开,要死了你,要是进来了人,我先宰了你这混蛋,再切腹自杀。”

 我哈地一笑,忙跑过去锁上门,又把她抱在怀里,‮弄抚‬着她娇小俏房说:“好姐姐,快喂吧,我吃了咱们就干活,不然我就着你不撒手。”

 她无奈只好羞答答地坐在我怀里,喂我吃东西,我呢,则一边上下其手,挑逗得她娇吁吁,一边闻着她身上的清香气吃了平生最旎的一顿早餐。

 从那天起,我的生活变得绚丽多彩起来,每天,我都和她调笑着工作,累了就锁上门,把她抱在怀里恣意地温柔一番,晚上,一定要先在她的香闺里温存个够,才偷偷溜回我的房间。

 更刺的是,有时候别的房间来人和我们探讨问题,当她站在计算机前指指点点,让坐在跟前的人听她讲解自已的设计思路时,我就假装凑过来偎在她身后听,趁机伸手在她的股上摸来摸去,她怕被人发现,只好红着脸,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任由我轻薄。

 后来她学了,再来人时她要么搬张椅子,坐在他旁边,要么站在他侧面,看着我无计可施的样子,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向我扮个鬼脸,咬着出细白的牙齿笑我,再扭扭小股,那娇俏的模样让我馋得难受,恨得牙的,又拿她没办法。

 有一次,我去买保险套,看到有个什么‮趣情‬品叫“欢乐环”才两块多钱,就买了回来,晚上和她试了一回,那东西是个紧紧的圆套,上边有个突起,不知是干什么用的,又没说明,我就把突起朝下套在自已的茎上。

 那一晚我足足干了有两个小时,累得头都晕了,把许盈小里的水都干光了,直向我喊痛,也不出来,卡得我的茎死死的,一点快也没有。

 最后只好取下来,可是由于忍太久了,茎充血,硬得吓人,偏偏麻木得没有感觉,害得我的小佳人先是用嘴,再是用手,手都累酸了,才勉强出来。

 过了两天,等我想明白了,那个突起是朝上,用来刺蒂的,再想劝她试一试,再三保证只戴二十分钟一定摘下来,没想到她吓得花容失,死活不肯迁就我了。

 那次做完,是许盈最难过的一次,第二天部还有些痛,她一天都没理我,害我一天都像跟虫似的跟着她,密切地注视她的一举一动,陪着笑脸,只差没趴在地上汪汪两声,引起她的注意,总算逗得佳人开颜一笑,原谅了我。

 天渐渐热起来,一天晚上,会务组组织大家到一个俱乐部去玩,吃完海鲜大餐,我们到楼上玩保龄球,我的技术一般,而且不太喜欢这种活动,扔了两回,就干脆坐在椅子上喝着饮料看别人玩。

 许盈好像很喜欢这种活动,她那天穿着件粉背心,牛仔短前一对小玉兔一跳一跳的,可爱极了。每当她小跑几步,微微下蹲,扭,作势抛球时,那美丽的小股就紧绷在短里,曲线优美极了。

 她的一双粉光致致的玉腿,浑圆得像玉柱似的,在两条管中延伸出来,那种线条和颜色,是我无法以笔墨形容出来的美妙和感。

 我对她那曼妙人的部简直着极了,那晚,我抱着她坐在椅子上,她光着股坐在我怀里,小里缓缓‮弄套‬着我的茎,部起起伏伏,都落在我的腿上,这样我可以充分感受着她部肌肤的粉和光滑。

 同时我还一边上着网,当一位许久不见的朋友在qq上问我正在哪里时,我告诉他我正在做,有一个美丽的女孩正坐在我怀里,‮弄套‬着我的大巴,害得许盈马上去抢鼠标,可我已经用快捷键发了出去,羞得她脸红脖子的,捂着脸好像没脸见人了。

 不过那位仁兄看来并不相信,立刻打了一长串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过来,然后关心地劝我去找个小姐,最后还煞有其事地传来我市哪里是有名的小姐聚集区“切,卖弄知识,本市的事还用他来告诉我?”

 当我以不屑的口吻说出这句话时,许盈立刻拎着我的耳朵问我有没有找过小姐,我只好老实待,不是不想,只不过胆子太小,怕被警察抓,所以从来没找过,她这才有点沾沾自喜地放过我,威胁我说,如果我找过小姐,以后就不要碰她,恶心死了。

 那晚我提出要玩玩她的眼,因为我真的上她的部好久了,如果不玩一次,就像没有真正享受过她的股似的,虽然我甜言语哄得她很开心,可她就是不肯,后来几次我得急了,她显出很不开心的样子,我只好乖乖作罢。  M.xiMeNgXS.cOM
上章 十九楼的爱 下章